莫札特的重要作品

歌劇

費加洛的婚禮》(K.492)

這部歌劇首演於178651日,是羅倫佐•達•龐特所寫的劇本。內容係貴族與他的奴隸,奴隸費加洛婚禮前發生的種種趣事,帶有貴族主人反倒被奴隸捉弄的意味,所以莫札特寫作前遭到許多困難。但此部義大利歌劇還是有相當的回響,迄今還常常被公演。另外,這部歌劇已將單簧管包括在管絃樂團的編制中。

《魔笛》(K.620)

這可以算是莫札特最晚的一部歌劇。莫札特一邊受一位黑衣男子之託寫作安魂曲,體力不支又要一心兩用的情況下,莫札特選擇先完成《魔笛》﹝安魂曲莫札特生前並未完成,乃過世後由第子完成﹞,然而《魔笛》仍然是精湛無比。這是一部德文歌劇,充滿異國情調、神話、傳說。故事發生在「遙遠的東方」,也是一部喜歌劇。首演於1791930日,由劇院經理艾曼紐•席康尼德編寫劇本。

交響曲

第三十一號《巴黎交響曲》D大調 (K297/300a)

這是莫札特專為一個比他以前遇到過的規模都要大的巴黎的管絃樂團創作的,莫札特特別喜歡合奏中單簧管的聲音,這首交響曲也可以說是他為單簧管小心寫作的,在全奏中,單簧管能賦予織體一種新的富麗和輝煌。為了遷就巴黎人喜愛嘈雜的個性,這首巴黎交響曲比莫札特其他作品要嘈雜得多,曲中小提琴線條活力充沛,低音線則積極活躍,賦予音樂勃勃生機。這首交響曲在巴黎很受歡迎,從莫札特的家書中我們也得知,莫札特十分滿意這部作品。

第三十五號《哈弗納交響曲》D大調 (K385)

這是莫札特的父親要求他為莫札特家族的故交哈弗納晉封貴族的慶典所寫的交響曲,它本來被打算當作一首小夜曲使用,所以音樂顯得特別濃縮集中。莫札特在給父親的信中交代:「第一樂章要演奏得具有真正的熱情,最後的快板,要儘可能的使快。」首演時,皇帝約瑟夫二世親臨欣賞,並十分喜歡這首曲子。莫札特的父親也在書信中表示,他對這首交響曲非常滿意。

第三十六號《林茲交響曲》C大調 (K425)

這是莫札特第一部以慢引子開場的作品。在這之後,也就是在莫札特成熟的作品中,慢引子的開場逐漸出現,是一部關鍵性的交響曲。這是一首輝煌壯闊、豪放明朗的作品,帶有一絲傳統C大調的典禮色彩(樂團中包括小號和定音鼓),設計輪廓異常鮮明;事實上這是莫札特在匆忙之下趕寫的,但顯然莫札特心中早有樂思,對它的品質毫無影響。另外,此曲在各方面對比均明顯,是一部值得一再薪賞的精緻之作。

第三十八號《布拉格交響曲》D大調 (K504)

布拉格是一部與莫札特十分投緣的城市。莫札特喜歡它,它也喜歡莫札特,布拉格的人們對莫札特的作品十分熱衷。大部分的人認為,布拉格是《唐•喬望尼》的先聲,特別是它的慢引子,比起《林茲》的慢引子來要長得多,並且為整部交響曲的規模提供了一個清晰的觀念。這首曲子的另一個特色,是它極具有節奏感,在莫札特眾多十分特色的作品中,它是最被稱讚的。

第四十一號《朱比特交響曲》C大調 (K.551)

莫札特的最後一部交響曲,是這條道路上的一座里程碑,它贏得了「帶賦格終樂章的交響曲」這個名稱;當然,它也被稱作「朱比特」,都是至高無上的榮耀。朱比特是一部氣勢恢宏的輝煌巨作,它完全承襲了莫札特C大調帶小號和鼓的交響曲傳統,但情感表現卻比這一類作品中的任何一部都為深遠。每一段樂思,除有自己的個性,都還有預示它們將有進一步的展開,並且莫札特在這部作品中使用了許多罕見的技巧,另人耳目一新。當然,最具吸引力的莫過於它的終樂章了,它有著至少五個主要的動機並各自有類似賦格的發展,另人驚嘆的是,在莫札特少用的大尾聲中,他成功的宣告了一個同時展現五個動機的樂段,在多種垂直置換中反覆數次,這不僅是對位法的一個絕招,這也是有史以來的一個壯觀效果,震撼力勢不可擋。這的確為莫札特的交響曲畫下了一個完美的句點,更在音樂史上創下了一個高峰。

協奏曲

C大調第21號協奏曲》K.467

這一協奏曲和其他此調性的協奏曲﹝或交響曲﹞一樣,帶有C大調的傳統慶典色彩。但剛開始的輕柔、悄悄進入之感,則不同於其他作品。莫札特在此協奏曲中使用了小號和鼓,但並不因這兩個樂器的加入使樂曲吵雜,反而呈現一種穩定、寧靜的美。我們可以由此看到歌劇「魔笛」的影子。第一樂章的兩個主要主題有明顯的對比,第一主題是短促、跳動的,第二主題則充分展現出和平、圓滑。第二樂章是有名的電影配樂,整個樂章以絃樂三連音的輕鬆伴奏貫穿,鋼琴主奏的旋律帶有濃重的悠閒之感。第三樂章是莫札特常用的輪旋曲。

A大調第二十三號協奏曲》K.488

此作品前二樂章以流暢的曲調為特色,儘管第二樂章帶著憂傷的感情。第一樂章幾乎找不到不以旋律為主的樂段。莫札特在此作品中以慣用的豎笛代替雙簧管,這跟K.414協奏曲是一樣的﹝並且不用小號與鼓﹞。此曲中雖然沒有突出的樂段,但從頭到尾總不覺得單調,主要是因為莫札特善於以旋律營造氣氛。第二樂章有著不斷交接交換的旋律線,是傑出之作。第三樂章驟然轉悲傷為快樂,也用輪旋曲式。

D大調第二十六號協奏曲》《加冕》K.537

多年以來這一首協奏曲是莫札特最普及的一首,但時常遭到低估。標題《加冕》暗示著不朽,實際上此協奏曲結構並不如莫札特其他協奏曲嚴謹。但它仍受歡迎。曲子雖然是D大調,但卻帶著C大調典禮色彩,也有傳統慶典音樂的樂段。莫札特在此曲中充分展現他源源不絕的樂思,似乎不加刻意修飾。它的發展也是趣味盎然的。第二樂章是輪旋曲與二段式曲的綜合體。

《長笛與雙簧管協奏曲》

莫札特一共有兩首長笛協奏曲和一首雙簧管協奏曲,但實際上這樣只能算兩部。因為D大調長笛協奏曲(K.314/248d)是由雙簧管協奏曲改編而來的。

雙簧管協奏曲﹝第二號長笛協奏曲﹞具有法式風格,快板樂章有點像歌劇,獨奏樂器就像女高音。此曲係莫札特發揮高超的創作技巧所作,音樂典雅而詼諧。第一樂章兩主題對比明顯,第一主題威武嚴肅,第二主題卻散漫。發展部雖然不脫離主調與屬調,但由於主奏與協奏的適度互動,使音樂始終不單調。此曲終樂章具有美妙的舞蹈風格和鮮明的樂句變化,全樂章富活力,歌劇風格更為明顯。

《單簧管﹝豎笛﹞協奏曲》

晚期的莫札特,受到豎笛演奏家安東•施塔德勒委託寫作這一首無與倫比的豎笛協奏曲。這首協奏曲是莫札特最好的作品之一。與他其他A大調的作品一樣,豎笛協奏曲也具有平穩流暢的特色,優雅中大著含蓄、莊重,很少出現強烈的對比。音樂著重流動,使全曲顯得喜悅,又有樂器完美的配合,使音響色彩豐富。快板樂章步調從容,是莫札特少見的作曲方式。

《法國號協奏曲》

莫札特全部的法國號協奏曲都完成於1780年。當時的法國號還沒有活塞,音域不比現在的法國號廣,音準也難控制,吹奏法國號在當時是很難的,吹得好的人更是少之又少。莫札特的法國號協奏曲都是為一位奧國法國號演奏家「洛特格布」寫的。

跟莫札特其他的協奏曲比較,他的法國號協奏曲顯得溫文儒雅,儘管它是屬於銅管樂器。對於當時的莫札特來說,他不能將旋律寫得繁複,要不然將無法被演奏。因此,全部的法國號協奏曲都有簡單的旋律線,單純就成了它們獨有的特色。

D大調協奏曲》﹝K.218

這一首協奏曲就在莫札特上一首小提琴協奏曲﹝K.216﹞後的七週內完成。它顯然,在垂直樂器的融合交差上,跟以前諸首協奏曲是不同的。主奏樂器鮮豔的旋律幾乎是不停地,持續地湧流出來﹝大部分他的協奏曲都以「相互呼應」較多﹞。並且莫札特更大膽地使用法國號跟雙簧管。我們可以在這一首協奏曲當中充分發現莫札特不絕的創意,尤其是旋律方面,在這裡像是達到了一個高潮。雖然使用傳統的奏鳴曲式,但他豐富的作曲素材使得這一首協奏曲與眾不同。